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
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将夜 将夜txt下载 加入书签

将夜无弹窗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四十五章 御史张贻琦之死亡

    片刻后宁缺停止了下压,取下mao巾仔细察看了一下张贻琦的后脑,他用手指拨开那处的头,现锈钉进入头骨的创口缩的极xiao,极细微的血点也已经凝固,如果仵作不打着光源刻意寻找,应该极难现。

    他低头看了眼手中的mao巾,现雪白mao巾的正中间有一个铜钱大xiao的血污,有些乌像?#21069;?#22351;的腊梅。

    很奇妙,张贻琦并没?#26032;?#19978;死,而是痛的在短netg上不停挣扎chou搐,想要痛嚎声音却非常沙哑无力。他的眼珠不停向上翻着,1ù出大部分眼白,看上去极其恐怖。

    他感觉到后脑处一阵剧痛,还以为是被宁缺用bang子来了一记狠的,并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如果知道有根铁钉已经cha进自己脑子里,只怕吓都要吓死了。

    “受人指使就要有代人去死的觉悟。不过……如果你能跑到自己马车旁边,或者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说完这句话,宁缺解开他手脚上捆着的mao巾,扔进旁边的桶里,便消失在了将将到来的夜色之?#23567;?br />
    人在死亡边缘时听到的任?#20301;埃?#37117;像是他在滔滔黄河里抓到的最后一根稻草,会下意识按照对方的话去做,更何况此时的御史大人已经痛到恐惧到难受到没有任何思维判断能力,如果最后残存了些许理智,也只不过是惘然的本能反应:无论那名凶残的少年会不会放过自己,他肯定都要跑到自家马车旁才能安全。

    宁缺站在离侧门不远处的一片竹影里看着那边,现比预想的时间要晚了些,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正有些担心的时候,便看见御史张贻琦踉踉跄跄地跑出了侧门,此人本来应该光溜溜的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件衣裳,身体剧?#20063;?#25238;东倒西歪,眼神已经涣散,拼命张嘴想要呼喊什么却什么话也喊不出来,像极了一名醉汉,更像是一条将要渴死的鱼。

    侧门外马车旁的随从满脸焦虑,根本没有注意到什么异样,大声喊道:“老爷,听说夫?#35828;?#20102;确信,知道您在这儿,要带着那些fù人过来闹事儿,咱们快走吧!”

    张贻琦嘴里嗬嗬作响冲了过来,脚步虚浮,只是将要冲到马车前,终是没能撑住最后那几步,直接向着地面便倒了下去,他绝望地伸出颤抖的手想要抓住那名随从的衣服,灰白的脸上眉眼chou搐,极为扭曲难看。

    或许是这种可怕的表情,吓得那匹马儿受惊大1uan,只听得轰隆一声,车厢竟在这时候垮了!

    像积木般零散崩开的车厢辕木,就像座xiao山般直?#24433;?#24352;贻琦压在了最下方!

    灰尘渐伏,那?#35813;?#38543;从护卫像?#20498;?#19968;样愣愣站在破烂的车厢旁,看着脸上鲜血直流,明显已经没有呼吸的老爷,有些?#24187;?#30333;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是,我们知道夫人确实tǐng凶悍,老爷你今天喝了不少酒放大了恐惧,听到我们的呼喊惊恐之下跑的急了些,但你……怎么能冲着马车就撞过去呢!还有这马车怎么就这?#21019;?#24369;,居然一撞就塌?#22235;兀?br />
    ……

    ……

    侧门处的动静早就惊动了红袖招的打手和管事人员,他们满脸铁青地围了过来,也不理会那?#35813;?#38543;从护卫惊恐未褪下口齿难清的解?#20572;?#30452;?#24433;?#22312;场的所有人控制住,然后派人马上去通知长安府。

    围观的百姓并不知道被马车压死的那个?#21523;?#23376;是何许人物,只当是一个倒了血霉的可怜嫖?#20572;?#32439;纷在旁指指点点,但红袖招里的?#22235;?#20250;不知?#26469;?#20154;身份,一名御史就这么死在自家青楼门口,他们往哪儿说理去?

    御史张贻琦成为了大唐历史上第一个因害怕悍妻从而慌终登车于是不幸惊马最终惨死于车厢之下的官员。

    而当该名御史进行自己生命最后一次奔跑时,该事件幕后真凶少年宁缺正站在阴影中紧握着双拳,在心中不停替此?#22235;?#40664;加油呐喊打气。

    用利刃破xiao脑进行狙?#34987;?#26377;极短的一?#20301;?#20914;期,在草原?#32454;?#37027;些蛮?#35828;?#23458;学宰野牛时,他试过很多次,但用在人身上这还是头一遭,他也不知道这个身体极虚弱的御史能坚持多长时间,算是一个xiaoxiao的赌博,至于惊马把车厢拖烂对他来说倒不是什么难题。

    “果然不能低估官员们?#21543;?#24597;死的?#30475;?#24847;念啊。”

    看着最终成功跑到马车旁,然后被一大?#21713;?#28866;木布压到最下方的御史大人,宁缺默默感慨了声,迅转身离开,握着那块雪白mao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是他在长安城里第一次杀人,难免会有些紧张,然而此时此刻他想的更多的却是,张贻琦最后冲出来时,身上竟然套了件外衣,这等生死关头,御史大人还是不肯让人看见自己的光身子,十?#27490;思把?#38754;,真可谓是道德楷模,衣冠禽兽。

    这时候红袖招前楼后院的管事都已经知道了消息,不知多少双眼睛正试图现有没有会可疑之处,宁缺当然不会选此时离开。他顺着溪畔去了另外一位相熟的姑娘xiao院,陪着最近几天来亲戚休假的她聊了聊闲话,大概是闲着无?#27169;?#37027;姑娘见到他来极为开心,宁缺也是极为开心,满脸笑容说的唾沫横飞,只偶尔会用手里那块看似雪白内藏乌梅的mao巾轻拭netbsp;  ……

    ……

    夜色笼?#33267;?#22235;十七巷,老笔斋后宅的netg?#29616;?#20166;二人正在说着先前的事情,netg边的盆里是mao巾焚烧后的痕迹。

    桑桑在netg的另一头紧紧裹着棉被,好奇问道:“如果这叫伪造犯罪现场,那为什么不直接伪造成马上风?”

    宁缺惊?#20219;?#36947;:“你知道马上风是什么?”

    “不知道,xiao时候听你讲故事讲过。”

    “我讲过这?#27490;?#20107;?好吧,也许我忘了。”

    “如果御史大人是在青楼里得了马上风,那位夫人怎么可能不继续闹下去?朝廷怎么可能不查?一旦惊动了刑部那些真正的断案高手,我可没太大?#21028;摹!?br />
    “所以我们最重要的目的,除了让长安府相信这是一次jiao通意外,只有jiao通意外才不会惊动朝廷,但重要的是,这个结论最容易让长安府bī御史府闭嘴。”

    桑桑安静了很长时间,然后低声羞怯说道:“很复杂,我听不太懂,少爷你想的事情可真多。”

    “所?#38405;?#32769;不想事儿?”宁缺拿出简大家对付自己的作派,恨铁不成钢道:“老不想事儿会越来越笨的。”

    桑桑很坦?#22351;?#22238;答道:?#25226;?#22836;嘛,笨点儿也应该,人不都说笨丫头笨丫头?”

    宁缺无语,沉默片刻后关心问道:“今儿两头送信累不累?张府那边有没有人瞧见你?”

    “没事儿。”桑桑应道。

    ……

    ……

    (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将夜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36873;?BR /> © 2018 万卷吧 www.otirmk.tw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