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
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将夜 将夜txt下载 加入书签

将夜无弹窗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七十四章 那年春,我把?#19968;?#20999;一斤(再)

    因为自幼过着很苦的日子,所?#38405;?#32570;很擅长控制情绪,或者说擅长可怜地压抑内?#37027;?#32490;,把黑夜化为阳光现于脸上,很少会伤net悲秋闪现那个遥远尘世的画面,然而今日入了书院进了考场,看着窗外桃杏,听着身边响起的诸如综合数科之类的话语,他难以自抑地想着那段寒暑不辍文理双修的苦bī生涯。

    不过也正?#20999;?#26377;那些苦bī生涯,墨卷上这道题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难道,只是在心中快闪现答案后,他还是忍不住低声感慨了声:“这题也太他妈二了吧?”

    确?#20302;?#20108;的,因为答案就是二。

    宁缺运腕磨墨蘸笔,非常仔细在纸上写下自己的答案:“夫子饮了二壶酒,斩尽满山?#19968;ā!?br />
    ……

    ……

    远处道畔离亭里,那道人看着棋枰上的黑白子,右手伸在空中不停弹拔,像是在弹琴又像是在玩耍net风,忽然间他的食指微微一顿,随着这个动作,棋枰旁的棋瓮内跳出一颗哑光黑子,啪的一声落入棋?#36965;?#24688;在纵横线相jiao之处。

    做为昊天道南门领袖,大唐帝国的国师,李青山轻松潇洒玩出这样一手自然不足为奇,奇怪的是他此时的眉尖蹙的非常厉害,好像?#36828;?#38754;的那和?#26447;?#20123;忌惮。

    那和尚自号黄杨,如今驻在长安南城万雁塔寺,传闻中此人曾经远赴荒原某不可知之地,得以修行无上佛学,数年前?#21482;?#32536;巧合与当今大唐天子相遇,结为槛内外兄弟,从此便有了个大唐御弟的名头,但这僧人奉行苦修,平日里枯坐万雁塔内诵经译册,极少与寺外之人打jiao道。

    黄杨和尚安静看着棋枰上的棋子,眼睫缓缓一眨,一颗白色棋子缓慢地从棋瓮中升起,缓慢地来到棋?#25233;?#19978;,再缓慢地落下,没有出半点声音,柔和至极。白子落下封死某处气眼,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只是目光轻移便有一粒被?#32536;?#30340;黑棋子挪到了棋?#25233;?#22806;,那处已有七八子。

    大唐国师与御弟下棋,自然无人敢上前打扰,那些xiao僧xiao道均自离道畔极远,没有机会看到这两位高人的对弈,不然若让他们瞧见这般神妙画面,定会大加赞叹,摇头?#25991;?#29978;至可能跪地大拜称神而不起。

    李青山看着棋枰上的黑白子,摇了摇头,转道:“陛下在宫中,便留一人,陛下出宫,便有两个要候着,这是从什么时候成的规矩?这世间还有谁敢对大唐皇帝行不测之事?更何况今日陛下是去书院,难道还有人敢在书院闹事不成?”

    黄杨微微一笑,看着他说道:“我不知道。”

    李青山怅然道:“朝xiao树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31354;?#26159;可惜啊,若他十余年前便能进?#23383;?#21629;境界,何至于我们两个?#19968;?#36824;得天天跟着陛下当保镖。”

    黄杨摇头应道:“若无这些年江湖历练,又在宫中观湖而?#27809;?#32536;,就此悟化,即便才智过人,谁又?#24050;?#24517;能入知命?”

    李青山摇头说道:“那些年你应?#27809;?#22312;那座寺里砍柴烧火,所以不知道具体情况,朝xiao树本来有机会考入书院,以他之才?#26102;?#33021;进二层楼,若他能进二层楼,有幸得夫子亲自点化,要入知命又算得上是什么难事?”

    黄杨沉默良久,轻声应道:“若能入书院得夫子点化,那确?#20999;?#20107;。”

    李青山看着他那张干净的脸,忽然自嘲一笑说道:“朝野都称你我二人青山黄杨不相见,哪里知道我们与书院才是真正无法相见。”

    亭中僧道二人是佛宗正统山门护法和昊天道南门领袖,不论他们内心做何想法,身份地位注定他们不会踏入书院半步,就好比今日大唐天子率领群臣参加书院开学大典,这对大唐帝国最受尊崇的世外强者,也只能安安静静坐在远处下棋。

    “夫子什么时候走?”

    “开学之后就会离开长安。”

    “夫子辛苦。”

    黄杨和尚静静望着国师李青山说道:?#25300;一?#26159;很想知道,夫子究竟有多高。”

    李青山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先师曾经说过,夫子有?#30473;?#23618;楼那么高。”

    黄杨和尚微微一怔,脸上缓缓浮起一?#31354;?#35802;的笑容,紧?#24188;?#21452;唇微启却是一声叹息,叹息有若net风过柳,说不清楚意味:“二层楼就已经很高了,夫子居然有?#30473;?#23618;楼那么高……那可是真高啊。”

    ……

    ……

    上午文试,数科结束之后紧?#24188;?#20415;是书科和礼科,先前还自沾沾自喜隐有得意之感的宁缺顿时傻了眼——桑桑忧虑的极有道理,一个成天忙着?#36816;?#36771;面片煎蛋面、去红袖招陪姑娘?#36763;?#22825;、顶着雨去net风亭杀四方,忧愁今天挣了几两银明天能抱几条腿的可怜少年,确实没有时间把那几套入院试真题墨卷背下来,而且就算背下来也没用,长年生活在深山草原里的?#19968;錚?#21738;里会那些东西,如果要让他默写太上?#26447;?#31687;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别的想都不用想。

    宁缺不打算当白卷英雄,那样太装bī,就像书院外离亭里的国师御弟一样装bī,所以他老老实实地换了兼毫xiao笔,极为认真地把两份试卷从头到尾全部填满,至于答的内容和题目究竟有没有半毫关系,那不在他的考虑?#27573;?#20043;内,他只奢求漂亮整洁的卷面能够让书院教习们给些同情怜悯的分数。

    在答题的过程中,他还动了些xiao心思,因为他知道在这两科自?#20309;?#19968;的优势大概就是字比旁人要写的好很多,所以从数科开始,他就把全副心神都放在了笔墨之上,而?#25671;?#20182;?#26691;?#29992;了自己最少写的簪花xiao楷。

    用簪花xiao楷不是为了隐藏什么,好吧,确实是为了隐藏他的xìng别,想让教习认为这张考卷的主人是个漂亮白痴精于书的官家xiao姐,从而再给些不可言说的分数。

    钟声再次敲响,文试结束,宁缺有些意兴缺缺地走出考场,对着满脸企盼之色的桑桑摊开双手,露出无辜的表情,然后陪专程寻他的禇?#19978;?#33609;草吃了餐书院准备的午饭,然后振作精神准备下午的武试。

    对于下午三门乐射御的考试,宁缺极有信心,所以面对着书院教习和礼部考官殷切的目光,对着那满屋子的?#21046;鰨?#20182;毫不犹豫选择了……放弃。

    我又不是红袖招里的琴师,哪里会这些拔弦吹箫的本事,他恼火想着这些cao蛋话,随着考生人流走到书院外的大草坪上,草坪之上不知何时牵来了数十匹军中骏马,来自军部的主事校尉站在一旁,冷漠看着或跃跃yù试或脸色苍白的学生?#24688;?br />
    射科就是射箭,御科则可以自由挑选是骑马还是驾车,宁缺当然选择骑马,在渭城草原上这些年,他始终在和马匹箭羽打jiao道,相信不会比任何人差。

    远处草坪旁,举着大黑伞的桑桑攥着xiao拳头为他鼓劲。

    他笑了笑,振作精神向场间走了过去。

    ……

    ……

    参加入院试考生们进行后三科武试时,书院某个开阔清明的?#32771;?#20869;,教习们正围在一处进行上午三科试卷的批阅评分,绝大部?#32440;?#20064;已然白苍苍,不知经历过多少次这等场景,自然不会紧张,捧着茶壶含着烟?#32781;?#24736;哉游?#30504;?#19981;时落墨评分不时抬头与同侪?#36763;模?#26377;教习点评今日试卷难度说道:

    “今年入院试是大师兄出的,他xìng子温和自然不会太难,若还像上期那般是二师兄出题,谁知道今日考场里会不会又哭厥过去一大片人?”

    “礼科书科倒还罢了,数科这道题纯是?#22836;鄭?#35841;都知道夫子他老人家嗜酒,一壶之半再半续半化为一滴,难道夫子还要运剑将那滴酒斩成半滴?这么简单的数科题居然还有这么多考生答错,真不知道他们的怎么做的!”

    有教习好奇问道:“说简单倒也不简单,不过我更关心的事情是,夫子当年去国游历初入西陵神山时究竟喝了几壶酒?#31354;读?#20960;斤?#19968;ǎ俊?br />
    有人笑道:“夫子那年net天喝了七大壶酒,拔光了西陵神山上全部?#19968;ā!?br />
    “不过有个传说,当年喝酒的是夫子,拔光西陵?#19968;?#30340;却另有其人,是随夫子游历的xiao师叔,我也觉着夫子雅xìng,还是xiao师叔那暴烈xìng子比较合适。”

    提到xiao师叔三字,教习?#24039;?#19968;沉默,便重新回复正常,有人笑着说道:“但咱们书院草坪上那些桃树可是夫子亲手栽下的,西陵昊天殿那几个老道士?#30475;?#26469;的时候,脸色难看的?#20154;?#20102;妈还?#36965;?#25105;真觉得夫子很坏啊!”

    阅卷室内的书院教习们哈哈大笑起来,嘲nong世间最神圣西陵神殿,对于他们来说仿佛是一种日常的例?#26447;槔只?#21160;,笑声显得非常嚣张。

    必须要说,长安城南的书院,真是一个很妙的地方。

    教习们渐渐止了笑声,开始专心阅卷,一位教习看着手?#24515;?#21367;念出声来:“夫子饮了二壶酒,斩尽满山?#19968;ā?#31572;案正确,先前在场间我注意过,这个叫宁缺的考生答的最快,可以列入甲等。”

    “甲等无异议,只是我有一个疑问,那考生为什么要答二壶酒却不是两壶酒?”

    “或者这是他的个人习惯?还是说这个二字有什么讲究?#31354;?#26159;令人不解。”

    ……

    ……

    (本想庆祝将夜终于抢在上架之前再中了一把,结果章节名字数有限制,只好写了个再。继续很二地要推荐?#20445;?#20170;天公众版还有一章,上架还有一章,我想死了,MD。)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31185;?#23569;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将夜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36873;?BR /> © 2018 万卷吧 www.otirmk.tw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