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
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将夜 将夜txt下载 加入书签

将夜无弹窗 第一卷 清晨的帝国 第四十九章 光明的药(下)

    能够让现在的宁缺都觉得危险的男人,必然不是普通的强大,至少那人已经逾过了知命境的门槛——如此强大的大修行者,居然只是叶红鱼的随扈,再联想到沉默行走在裁决神辇四周的数十名洞玄境强者,震惊于昊天道门隐藏着如此强大实力之余,宁缺对于叶红鱼如今的权势也终于有了真切的感知。

    白色的道殿建筑里是回转的长廊与阶梯,红色的暮光从石窗里射入,在石阶上来回折射,散发着暖暖的气息。

    叶红鱼双手提起似血一般的墨红色神袍,露出洁白似玉的脚踝,她毫不在意这个姿态?#34892;?#19981;雅,顺着石阶向上面行去,动作轻盈,被随意系着的黑发在身后轻轻摇摆,就像是大唐南部那些提着长裙在桶里踩葡萄的乡村姑娘。

    宁缺跟在她身后,看着这幕画面,没有迷醉于这抹白里所透出的诱惑,却也不得不承?#38505;?#30340;很好看。

    无论是从前的道痴,还是现在的裁决神座,叶红鱼绝对不会在下属和信徒们面前露出自己的女儿情态,也不会刻意散播诱惑的气息,她只会在自己真正信任的人或者是在她看来有资格做为自己对手的人面前,展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最美丽的道门少女,如今身上隐隐约约镀上了一层神性的光辉,愈发显得不可直视,然而当她脱掉那层神性光辉,露出真实的自己时,也就愈发显得诱惑。

    宁缺知道她不是在刻意诱惑自己,但他更清楚,这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诱惑,就像神袍随风微拂,露出里面若隐若现的身躯,就最甜美诱人的蜜糖。

    这?#32622;?#31958;,他可不想去品尝。他把目光从叶红鱼的背?#21543;嚇部?#26395;向道殿下那些裁决司的神官们,问道:?#21543;?#36743;旁边那个魁梧汉子是谁?”

    “罗?#35828;小!?br />
    叶红鱼站在石梯上转身。墨红色的神袍下摆随着这个动作散开,微微变形成椭圆的红花,随风散开,然后?#19979;#?#25513;住她的腿。

    听到这个名字。宁缺不由震惊无语,他在书院时便听说过,西陵神殿有名?#26032;蘅说?#30340;神卫?#27785;歟?#23454;力非常强大,而且是掌教大人最信任的亲信。

    叶红鱼?#27492;?#33080;色便知道他在想些?#35009;矗?#31070;情漠然说道:“他是掌教的一条狗,掌教不让我杀狗,便把这条狗借我用几天。”

    “你的胆子真的很大。”宁缺走上石梯,看着她说道:“我听说过你曾经重伤他。却没有想到你敢把他带在自己身边,终究是位知命境的大修行者,你真把他逼狠了,当心他反咬你一口。”

    “无论是知命境还是普通人,只要当他开始做狗,那么这一辈子就只能当狗,做掌教的狗或者做我的狗没有?#35009;?#21306;别,而狗又哪里敢反抗自己的主人?”

    叶红鱼看着宁缺说道:“至于说到胆量。在在整个道门都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让桑桑出现在齐国道殿里,你的胆子也不。”

    宁缺微微皱眉,说道:“你这句话是?#35009;?#24847;思?”

    叶红鱼转身走进那条幽静的石廊,说道:“前代光明神座?#21069;?#24180;来,西陵神殿最了不起的人物,就算是与莲生神座相比较,光明神座也不稍逊,只不过他向来低调沉默。不怎么?#38505;?#38706;风骚。”

    宁缺默然想着,十几年前,那位光明神座在长安城和燕境村庄里掀起两场腥风血雨,这样的人物还能说不够风骚?

    叶红鱼知道他的身世,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深入,说道:“数十年来,前代光明神座在西陵神殿培养出很多得力的下属,这些下属或者在桃山担任重要职司,或是被派驻到各属国的道殿道观里,就像你已经见过的那位红衣神官一样。拥有这么多人的绝对忠诚,光明神座甚至隐隐然可以与掌教大人分庭抗礼。”

    宁缺说道:“这和桑桑又有?#35009;?#20851;系?”

    叶红鱼缓?#21644;?#19979;脚步,说道:“光明神座被囚禁的十几年间,忠诚于他的这些神官下属,在神殿里的日子很难熬,有很多被悄无声息地抹杀,有很多被排挤至边缘处,令人敬畏的是,这些人对光明神座的忠诚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光明神座能够逃离幽阁,远赴长安,便是因为这些忠诚的属下,只?#19978;?#20182;最终与颜瑟师叔在长安城外同归于尽,所以这些忠诚的下属,苦苦企盼了十几年,却?#24266;幻?#33021;迎来自己的春天,直到整个世界都知道光明神座有了传人。”

    她转身望向宁缺,说道:“道门里有很多人在狂热地?#21364;?#30528;桑桑回到西陵神殿的那一天,也有很多人在警惕畏惧她的回归,本来在掌教大人和我看来,既然天谕神座说?#22235;?#26159;三年之后的事情……”

    宁缺提醒道:“如今是两年之后。”

    叶红鱼继续说道:“……神殿应?#27809;?#26377;足够的时间做准备,让桑桑的归座之路走的更顺利一些,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你居然提前这么长时间,就让桑桑出现在齐国的道殿,那么有很多麻烦或许会随之提前到来。”

    宁缺微微皱眉,问道:“归座之路会很麻?#24120;俊?br />
    叶红鱼说道:“光明神座的传承向来都是由上一代指定,哪怕是千年之前,那位光明大神官叛教创立魔宗之后,西陵神殿的下一任光明大神官,依然是由他指定,因为只有光明与光明最为亲近。”

    ?#21543;?#26705;拥有前代光明神座的传承,所以西陵神殿所有人都清楚,下一代光明大神官便是她,也只能是她,只不过终究还是会?#34892;?#20154;不甘心罢了,那些人就算不敢做出?#35009;创?#19981;敬的事情,却可以尝试一些手法。”

    宁缺问道:“比如?#35009;?#26679;的手法?”

    叶红鱼说道:“西陵神殿统?#38382;?#38388;所有昊天信徒,是世间最圣洁也是最肮脏的地方,那里出现怎样怪诞的事情都不足为奇。”

    听着这句话,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说道:“我不管你们道门内部有?#35009;?#38382;题,我也不理会那里究竟有多肮脏,但我必须提醒你,在桑桑上西陵之后,无论是掌教大人还是天谕神座或者你,都必须保证她的?#36393;!?br />
    叶红鱼眉尖微?#23613;S行?#19981;悦于他的语气。

    宁缺看着她说道:“因为她是我的妻子,而我是书院弟子,如果她遇着?#35009;?#20107;情,或是过的不开心,我就会很不高兴。”

    叶红鱼看着他微嘲说道:“你又算是?#35009;矗俊?br />
    宁缺?#38505;?#35828;道:“我?#21494;?#24072;兄特别?#19981;?#26705;桑。”

    叶红鱼沉默。

    宁缺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根本不在乎这个动作如果让道殿外的人?#24378;?#21040;,会引发怎样的震怖,安慰说道:“当然,我们书院也不会随便就兴师问罪,你知道的,我们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叶红鱼抬起头来,看着他静静说道:“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还是这般无耻,然而你真以为凭君陨的名字和书院二字便能震住本座?”

    “本座这种自称听上去确实挺……”

    宁缺的声音忽然停止,因为他看到了两抹圣洁威严的神辉。在叶红鱼美丽的眼眸深处开始燃烧,那两抹神辉?#36335;?#26469;自高远的神国,代表着那位伟大存在的意志,顿时让他的意识与身体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闷哼一声,强行移开目光。

    只是瞬间,冷汗便打湿了衣裳,他清楚先前这刻,如果真与叶红鱼眼中的两抹神辉相抗。自己的意?#37117;?#26377;可能被焚为?#24050;獺?br />
    他余悸未消想着,难道这就是传说?#24418;?#38517;大神官的天赋神威?

    ……

    ……

    叶红鱼重新抬步,向石廊深处那个房间走去。

    宁缺揉着眼睛跟在她的身后,恼火埋怨道:“你刚才真想杀我?”

    叶红鱼说道:“在雁鸣湖时我便说过,下次相遇时,?#19968;?#26432;?#22235;恪!?br />
    宁缺嘲弄说道:“在荒原上你也说过,但后来不一样跑到长安城吃我的住我的,?#35009;?#35265;你有?#35009;?#19981;好意思。”

    叶红鱼说道:?#30333;?#26377;杀你的时辰。”

    宁缺皱了皱眉,忽然问道:“你为?#35009;?#19968;直坚持要杀我?”

    叶红鱼说道:“因为?#24050;?#24974;你。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无耻的人。”

    宁缺说道:“世上?#20219;?#26080;耻的人还有很多,这不是理由。”

    叶红鱼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后说道:“道门和书院最终必有一战,而我以前便?#38405;?#35828;过,夫子的亲传弟子里,只有你一个明白?#35009;?#26159;战斗,所以将来的战争中,对道门而言,你是最危险的敌人,所以我一心想着要杀你。”

    宁缺说道:“被裁决大神官如此警惕。我是不是应该骄傲?”

    叶红鱼继续行走,说道:“或者悲伤。”

    宁缺嘲笑说道:“你杀得了我?”

    墨红色的神袍轻飘,叶红鱼理所当然说道:“当然。”

    宁缺的笑容变得?#34892;?#23604;?#21361;?#24378;自坚持说道:“你应该能看出来,我现在很强。”

    叶红鱼没有回头,淡然说道:“我现在更强。”

    宁缺?#34892;?#32769;羞成怒,说道:“那你这时候要不要试着来杀我一?#21361;俊?br />
    此时二人已经走到?#22235;?#20010;安静的房间前。

    叶红鱼转身,看着他说道:“在雁鸣湖畔我说过,以后有机会杀你时,?#19968;?#39286;你一?#21361;?#36825;种约定,一共有两?#21361;?#20170;天就算用了一次。”

    宁缺异常坚定地摇头,说道:“这不算。”

    叶红鱼说道:“我说算就算。”

    宁缺说道:“我说不算就不算。”

    叶红鱼说道:“我说算就……”

    说到此时,她忽然醒过神来,觉得这番对话真是好生?#23383;?#26080;趣,不再继续。

    宁缺推开紧闭的房门,说道:“请。”

    叶红鱼看着榻上昏睡的桑桑,看着她苍白的?#24120;?#24573;然说道:“我凭?#35009;窗?#20320;?”

    宁缺说道:“这可是你们西陵神殿未来的光明大神官。”

    叶红鱼说道:“这可是你的?#25472;牛?#21448;不是我的。”

    宁缺微怒。

    叶红鱼面无表情说道:“不要在本座面前假装愤怒,你知道这对我没用。”

    宁缺身上的气势顿时松掉,无奈问道:“那你要?#35009;?#22909;处?”

    叶红鱼伸出一根手指,看着他说道:“算一次。”

    宁缺明白她说的一次是说饶自己不死一次的机会。

    他毫不犹豫地伸出自己的一根手指,勾住她的手指,说道:“成交。”

    叶红鱼微微偏头,看着二人在空中勾连在一处的手指,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情绪,然后她摇了摇头,走进了房间。

    时值秋浓之季,夕阳归山渐早,红红的暮光渐被齐国都城的建筑吞?#26705;?#35199;陵神殿的神官和护?#21776;?#22763;们,沉默守护在白色道殿的四周,他?#24378;?#30528;紧闭的殿门,紧张地思考着想象着里面正在发生?#35009;?#20107;情。

    就在此时,道殿上方某处房间里,忽然绽放出无数光线,那是纯净圣洁的昊天神辉,瞬间将那个窗口湮没,然后缓缓降临。

    夕阳已经下山。

    齐国都城又生起一轮新鲜的朝阳。

    道殿外的人们感受着神辉里的威严与慈爱气息,纷纷跪倒于地,而在最后暮色里看到这轮朝阳的人们,无论是皇宫里的齐国?#21460;?#36824;是贫民窟里的虔诚信徒,都对着那个方向跪了下来,敬畏地祷告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将夜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otirmk.tw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