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
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三界血歌 三界血歌txt下载 加入书签

三界血歌无弹窗 正文 第十四章 酷刑

    ‘噼啪’声响,红袍老人双眸中喷出一道刺目的电光落在殷血歌身上。殷血歌惨嚎一声,他的头发一根根?#25163;笔?#36215;,浑身喷shè着刺目的电火花,宛如被丢弃的稻草人一样向后狼狈飞去。

    沛然不可挡的雷电力量在殷血歌体内肆虐,这股雷霆力量并不暴虐,甚至有一种润泽如水的柔润细腻?#23567;?#20182;宛如流水一样浸润殷血歌的身体,带给他剧烈的痛苦,破坏了他身体的正常行动力,但是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伤害!

    起码殷血歌还能呼吸,还能思考,他的神经?#24808;?#26087;保持着完好。

    “黑暗的稚子,我之所以手下留情,是因为我要留着你这条卑贱的xìng命,领教接下来的痛苦!”

    红袍老人紧握着自己的手杖,杖头上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蓝sè宝石喷shè出一圈圈刺目的电弧。他愤怒的看着殷血歌,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莱特宁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准备派遣他去参加人类?#21069;?#30340;交流会,为大柏林?#21069;?#22842;取更多的资源!”

    用力的吐了一口气,红袍老人冷然道:“但是你杀了他!很好,你杀了莱特宁,你扼杀了我最近十五年的所有努力!在莱特宁身上付出的所有资源,也都全部白费!很好,非常好!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殷血歌躺在地上,电流在他的体内流转,他完全动弹不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放声大笑,嘲笑红袍老人?#21019;?#20102;人:“这只能说,你挑选的学生眼光可不怎么样!我杀他的时候,可没耗费多少力气!”

    红袍老人被殷血歌挑衅、狂妄的话气得面皮发紫,他紧握手杖,?#36153;?#21671;嘴的向殷血歌发了一阵狠,这才艰难的点?#35828;?#22836;,用力的挥动了一下手臂。

    “黑暗的稚子,我记住?#22235;?#30340;挑衅和无礼!也请你记住我,人类联盟第三雷帝乔卢斯。当我捣毁你那个邪恶家族的巢穴,将你的所有族人全部吊在十字架上,用太阳晒成灰烬的时候,?#19968;?#35753;你去欣赏这美妙的场景的!”

    殷血歌心中一阵的痛快——捣毁殷族的巢穴,将所有的族人全部吊死?这是殷血歌自从他懂事时起就在做的美梦啊!所以殷血歌毅然的继续挑衅乔卢斯:“仅仅是第三雷帝么?这么说,在你头上还有两个更厉害的?难怪你的学生被我一下就杀死了!”

    艰难的抬起头,不屑的扫了乔卢斯一眼,殷血歌仰天大笑:“老师不怎么样,所以学生才是一个废物!”

    ?#26696;盟?#30340;混账!”乔卢斯被殷血歌挑衅的言语?#22836;?#32902;的目光气得眼珠子发红,在这一刻,他看上去倒也有了几分血妖的风采。奇迹百汇啊的乔卢斯疯狂的挥动着自己的手掌,整个深邃悠长的隧道都被刺目的雷光包裹,隧道两侧的囚室内,传来无数囚犯疯狂的咒骂声。

    所有被囚禁在这里的囚?#20184;?#34987;雷电劈得焦头烂额,他们都凑到了气窗口,用最恶毒下流的言语诅咒乔卢斯的一切女xìng?#36164;簟?#25972;个隧道瞬间被污言秽语占领,本就火冒三丈的乔卢斯更是气得额头上暴起了一条条青筋,他几乎按捺不住冲动,出手将这里所有的囚犯全?#21487;?#27515;。

    他身边的空气轻轻的扭曲了一下,一个身穿黑sè长袍,俊朗无匹的金发男子凭空出现。他一手按在了乔卢斯迸shè出无数雷光的手臂上,坚定而不容违逆的摇了摇头。

    “不要冲动,乔卢斯,我的老朋?#36873;?#20182;们终将受到?#22836;#?#20154;类依旧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不要忘记我们的正经事,一个不怕太阳光的稚子,你不觉得,这其中很有一些yīn谋么?#20426;?br />
    “艾伦,你,说得对!”乔卢斯强忍着心头怒火,重重的跺了跺脚。

    一群全副武装的血狱护卫一拥而上,他们七手八脚的抓起?#34987;?#22312;地动弹不得的殷血歌,拖拽着向隧道的尽头行去。在乔卢斯和艾伦的带领下,他们经过了一扇又一?#32676;?#37325;的大门,最终来到了一?#32676;?#37325;的金属拱门前。

    这扇拱门高有三米开外,黑sè的门户上雕刻了大量传说中的天神和恶魔作战的画面。雕刻者显然是宗师级的人物,这些画面雕刻得栩栩如生,不大的门户上起码有上千个活灵活现的角sè出现,其中殷血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背生双翼的血妖身?#21834;?br />
    这浑身被火焰包裹的血妖胸口插着一支长矛,正从一团云端坠落。他的手指着云头上一名身体被光芒笼罩的神灵,从他身上洒下了无数的血液。

    在稚子殿墙壁上的雕像中,殷血歌也见过这段故事。这是不知道多少年前,传说中的末法时代降临之前,诸神和恶魔们沉沦之际的最后一场‘黄昏战争’!

    那一战,东西方修炼界同时乱成一团,黄昏战争中出?#33267;?#22823;量的东方修炼者,一些修炼者和诸神联合,一些修炼者加入了恶魔的队伍。双方一场大战,最终的结果就是神魔全部消失无踪,只有那头受到重创的,实力在神魔中都位于前列的血妖挣扎着返回了血妖圣殿,将自己心脏内残留的数十滴血妖圣血全部留给了自己繁衍的后裔。

    殷族始祖殷天绝,就是在那时候带着一众殷族元老突袭血妖圣殿,夺取了所有的血妖圣血,殷族由?#32902;?#26063;。

    黑袍男子艾伦注意到了殷血歌的目光,他轻轻的敲了敲门户上的那只从云端坠落的血妖,笑着向殷血歌点?#35828;?#22836;:“对这幅图案特别有兴趣?黑发、黑眸的血妖稚子,你是殷族的族人吧?#20426;?br />
    殷血歌心脏微微一缩,他没吭声。

    艾伦笑着看了殷血歌一阵子,然后点?#35828;?#22836;:“让人头痛的小?#19968;鎩?#22914;果是其他家族的稚子,被我们吓唬一下,上点酷刑,就什么都招了。但是你们殷族的稚子么,虽然和其他家族的稚子一样jiān诈,yīn险,可是你们又来自东方!”

    无奈的摊开双手,艾伦感慨道:“我讨厌你们东方人的所谓气节,你们殷族过去被我们抓获的俘虏,很少有开口吐口供的。希望你没有这么硬的骨头,希望如此!”

    黑sè的门户洞开,一股寒气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面带狞笑的乔卢斯和笑容可掬的艾伦当先入内,殷血歌也被那群护卫拖了进去。

    这是一间宽敞的殿堂,或者说用刑堂来形容更加?#38750;?#19968;些。长款数十米的刑堂内,密密麻麻的拜访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刑具,甚至还架设了不少的火炉以及一个小型的炼钢坩埚,一锅钢水正在?#21009;冢?#19981;时的溅起一点点粘稠的红sè铁水。

    殷血歌的身体骤然一僵,他看着那口炼钢坩埚,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样的刑法!

    把一个人丢进钢水么?#21549;?#24378;大的血妖,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高温吧?哪怕殷血歌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他不惧怕血妖的天?#23567;?#38451;光。但是这可是融化的钢水,殷血歌看了看自己稚嫩的身体,他觉得他在里面坚持不了一秒钟就会被融化。

    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一锅钢水吸引,殷血歌并没有注意到刑堂内其他稀奇古怪的刑具。

    两个护卫将殷血歌野蛮的拖拽到了一个十字架前,将他双手双腿用力的扣在了十字架上。特制的金属绳索死死地捆住了殷血歌的四肢关节,十字架上有淡金sè的文字符箓涌现,就和牢门上的?#20999;?#37329;sè文字一样,散发出一股浩然神威,这股气息让殷血歌本能的觉得厌恶。

    被这股神威凛凛的气息环绕着,殷血歌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

    乔卢斯和艾伦缓步来到了刑堂一侧的一列座椅上坐下,在这一列高背大椅上,已经坐定了一个身穿宛如火焰一样sè泽艳丽红sè长裙的中年女子。风韵?#26469;媯?#21482;是眼角有了几条鱼?#21442;?#30340;红裙美妇人抱着一个水杯,目光?#31291;?#30340;看着殷血歌。

    “这就是那个稚子?#20426;?#32654;妇摇了摇头,举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芬妮丝,这就是那个,rì行者?#20426;?br />
    殷血歌抬起头,站在那美妇身边的,赫然是用火焰残酷折磨过他的芬妮?#20426;?#24102;着甜美的笑容,芬妮丝巧笑嫣然的凑到了美妇的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什么。美妇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向乔卢斯和艾伦点头致意。

    乔卢斯的脸sèyīn郁,他冷漠的说道:“火后珐茵岚,这就是那个小子。一个rì行者,你不觉得奇?#32622;矗俊?br />
    珐茵岚好奇的打量着殷血歌,艾伦在一旁慢悠悠的说道:“一个rì行者,哪怕是我们都知道一个rì行者对一个血妖家族的重要xìng!他有着成为传说中血妖帝皇甚至血妖神灵的潜力!殷族派遣一个rì行者潜入大柏林?#21069;睿?#20182;们想要做什么?#20426;?br />
    珐茵岚眯起了眼睛,她眼角的鱼?#21442;?#22312;这一刻消散无踪,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甜美。

    “也有可能,他们知道了一些什么?比如说,我们前些rì子,联合米兰?#21069;睿?#20174;那废弃的公墓地下巢穴中,抓到的那个人?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不是么,我的朋友们!”

    珐茵岚笑得很甜美,但是她的下一道命令就一点都不甜美可爱。

    她挥动了一下手,笑着向殷血歌指了指:“打断他半边身体的骨头。让我们的小?#19968;?#20808;清醒清醒,让他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两个身穿黑sè皮革长裤,袒露着上身,脸上带着黑sè皮革面具的壮汉缓步来到了殷血歌面前。他们用一块脏兮兮的毛巾堵住了殷血歌的嘴,然后将数十个特制的、镶?#35835;?#23567;小晶石的鳄嘴夹扣在了殷血歌?#20063;?#36523;躯的各处神经和血管汇聚的要害。

    这些鳄鱼嘴造型的夹子深深的没入了殷血歌的血肉,夹子上的晶石?#28872;?#30528;淡淡的光芒,一丝?#32771;?#38160;的雷电之力刺进了殷血歌的身体,让他的神经感应增强了起码百倍。

    “小子,忍着点,不要疼死了!”一个蒙面壮?#32791;?#31505;?#21866;?#36215;了一个造型诡异的羊角锤。

    “放心,我觉得,这小子比其他人要能扛得多!”另外一个蒙面壮汉的笑声就好像夜猫子一样,‘咕咕咕?#23613;?#30340;笑声让殷血歌的后心一阵阵的发寒。他举起了一根密布着无数一寸长?#32456;?#30340;铁棍,向着殷血歌的右脚踝?#28982;?#20102;一下,然后重重的一棍敲了下来。

    ?#32456;?#21050;穿骨头,刺进了骨髓中,铁棍?#30431;?#20102;殷血歌的骨头,将他脚?#22368;?#38468;近的神经和血管打得一团糟。鳄嘴夹?#22836;?#30340;雷电之力让他的痛觉增强了一百倍以上,殷血歌只觉一股无法承受的剧?#21019;?#21491;脚传来,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然后七窍中同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五脏六腑都好在在扭曲,在爆炸,这样的剧痛让殷血歌的神?#31373;?#20837;了迷糊?#21050;?#20165;仅是一击,就差点要了殷血歌的半条小命!如果他不是刚刚突破到了距离月战士只有一步的程度,**机能刚刚得到了数倍的增强,这一击已经让他昏死了过去。

    但是要命的就在这里,殷血歌的**增强了,他的承受力也增强了,这一击没能让他昏厥不醒,所以他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一切的痛苦。

    冰冷、粘稠的汗水不断渗出,在殷血歌体表凝成了一层灰sè的浆汁。殷血歌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宛如跳上岸的鱼一样剧烈的抽搐跳动着。他张开嘴想要大喊,但是那条臭烘烘的毛巾堵住了他的嘴。

    他想要吸一口气缓解体内滚烫的痛苦,可是另外一个行刑者将一团点燃的火绒塞到了他的鼻子前。火绒散发出刺鼻的黑sè浓烟,殷血歌没有吸进新鲜的空气,而是吸进了这味道呛人的黑sè浓烟,他的肺剧烈的抽搐着,他想要?#20154;?#21364;无法?#20154;?#20986;声,他的身体剧烈的蠕动着,眼前已经是一片鲜红。

    “芬妮丝,我亲爱的孩子!”火后珐茵岚笑望着在剧烈痛苦中挣扎抽搐的殷血歌,不紧不慢的说道:“对付这些黑暗的生物,不需要怜悯,不需要犹豫,用最残酷的手?#25569;?#30952;他们,或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芬妮丝笑得很恬静、很柔美的站在珐茵?#21543;?#36793;,她很快意的看着陷入崩溃边缘的殷血歌。

    “我的朋友们,想想看,为什么一个珍贵无比的rì行者,千年都难得一见的rì行者,会出现在我们的领地上?殷族对我们有什么yīn谋么?这个可怜的小?#19968;錚?#20182;背负着什么样的任务?#20426;?br />
    艾伦的手指轻轻的点动座椅的扶手,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最重要的就是,如果不是我们收到了密报,在那个酒馆抓住了这个小?#19968;錚?#24182;且从他身边搜出?#22235;切?#34880;妖才有的药剂和软剑,当他融入大柏林?#21069;?#21518;,我们还能抓住他么?#20426;?br />
    乔卢斯的脸sèyīn沉而yīn森,他怨毒的盯着殷血歌,牙齿咬得‘嘎嘣’作响。

    “他身上没有血妖那股子特有的yīn森气息,也没有血腥味,他的味道甚至比大多数的人类孩子还要阳光健康!而且他不惧怕太阳!如果他混进了人类的行列,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们会发现他?#21549;?#30340;天?#24120;?#23558;他收为学生,让他来守护大柏林?#21069;?#30340;安全?#20426;?br />
    乔卢斯冷笑了几声,一掌将座椅的扶手拍成了碎片。

    “yīn?#20445;?#36825;是针对我们大柏林?#21069;?#30340;yīn?#20445; ?br />
    心脏内青光?#28872;?#27575;血歌被砸碎的?#22368;?#24613;速愈合。陷入崩溃边缘的他听到了艾伦的话——他们接到了密报,才在老杰克的酒馆抓住了殷血歌!

    ‘他们接到了密报’!

    ‘他们接到了密报’!

    如果没有密报,他们就不可能对老杰克酒馆突然下手,也就不会抓住殷血歌!

    如果殷血歌没有所谓的rì行者的体质,?#20945;?#20154;类联盟的一贯做法,从殷血歌身上拷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他就会被直接丢进阳光中烧成灰烬!从此一了百了,殷血歌存在过的所有痕迹都被抹杀。

    那两个殷族的战士!殷血歌混乱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一路护送自己进入?#21069;?#30340;殷?#21866;?#19977;七和殷?#21866;?#19977;八!他们去哪里了?他们没有被抓住?还是他们已经化为了灰烬?

    身体剧烈的抽搐着,行刑者手上的羊角锤突然?#26519;?#30340;一击轰在了殷血歌的膝盖上。这一击差点将殷血歌的整个小腿给切了下来。殷血歌痛得剧烈的抽搐,身体在十字架上疯狂的跳动着,又是大量鲜血从他七窍中喷了出来。

    乔卢斯快意的看着殷血歌,他满足的拍打着双手:?#26696;?#24471;漂亮,孩子们,继续这样!让这个?#30431;?#30340;吸血鬼知道,他们就不应该靠近我们的?#21069;?#21738;怕一步!”

    无边的剧痛让殷血歌生不如死,他现在恨不得自己干脆死掉才好。

    他充血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珐茵?#26263;?#20154;,盯着他们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将这些人的笑脸全?#32771;?#22312;心底,他?#21355;?#22320;记住了他们。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衣男子快步的闯进了刑堂,他来到了三位大?#20945;?#23448;的面前,欠身行了一礼。

    ?#30333;?#25964;的大?#20945;?#23448;阁下,有几位来自东方的客人,他们说必须尽快的见到你们。”

    黑衣男子的话还没说完,他身后一道青光闪过,一个白发白须隐隐有出尘之意的老人已经从他身后凭空冒出。

    “珐茵岚,你们的门槛,越来越难进了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21653;?#29579; 大主宰 ?#21344;?#25945;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21595;?#22823;帝 崛起大导演
三界血歌无弹窗,本文网络?#21344;?#29256;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36873;?BR /> © 2018 万卷吧 www.otirmk.tw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泽惠社群一尾中特平